tel
当前位置:百乐宫网站 > 武术资料 >
新闻中心分类

中国武术精神的铸造——浅谈孙禄堂武学的文化

来源:admin  点击数:  时间:2020-03-09 10:17

  如果我们深入、客观的研究近500年来中国武术史,就会发现孙禄堂先生是独步中国武学成就巅峰的巨擘,其武学成就在中国文化的建设中具有特殊的意义,堪称一座文化昆仑。对孙禄堂先生武学成就的介绍,不是一篇文章能够承载的,更是我力不能及的。在这里我想通过摘录孙禄堂先生依据其自身武学经验和感悟写的六段话,让我们管窥孙禄堂武学对当代的人文意义及其对武学精神的铸造。

  “内家拳术,使人潜心玩味以思其理,身体力行以和其道,则能复本来之性体。”

  即通过体用孙禄堂先生的内家拳术,能够复人本来之性体,使人认识线、孙禄堂先生又在“详论形意、八卦、太极之原理”一文中写道:

  是讲通过形意拳能够培育诚中形外的气质。而诚中形外这种气质是树立自尊的基础。

  3、在孙禄堂先生《八卦拳学》陈微明所作序中记载孙禄堂先生一段话,其中写道:

  通过修为其拳,培育志之所期力足赴之这种能力,即志向所在,就有能力去做。这是什么?这正是建立自信的基础。

  “拳术之道亦莫不然。譬之在大圣贤,心含万理身包万象,与太虚同体,故心一动,其理流行于天地之间,发著于六合之远,而万物之中无物不有也,心一静,其气能缩至于心中,寂然如静室,无一物所有,能与太虚合而为一体也。……心一思念,纯是天理,身一动作皆是天道 ,故能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 ,此圣人所以与太虚同体,与天地并立也。拳术之理,亦所以与圣道合而为一者也。”

  这是孙禄堂先生根据其自身体悟讲其拳练至造极,能够造就全知全能之完人,达到从容中道的境界。从容中道正是身心获得自由与自在的最高境界。

  其意是“道”在拳中体现为内劲,极还虚之道则是修为拳术与道相合的不二法门。

  认识自我、树立自尊、建立自信、获得身心的自由与自在的这个过程体现的正是一个人精神铸造的过程。由此孙禄堂先生通过其武学凝练出中国武术精神。

  ,“复人本然之性体”,由此获得“良知良能”,即认知自我心性、解放自我本能,实现“志之所期力足赴之”的实践,成就为“全知全能之完人”。其中“极还虚之道”彰显出这一精神的

  。通过“复人本然之性体”即认识自我,开启“良知良能”,产生感而遂通的技击效能,则彰显出这一主体精神是实体而非虚幻。成就“全知全能之完人”,彰显出这一精神的

  能力和对此践行的过程来显豁的。即其实践性。以上是孙禄堂先生对中国武术精神的凝练。

  孙禄堂先生提出极还虚之道,这是以前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中不曾有过的提法。一般都知道还虚指道家丹道功夫中的炼神还虚,而极还虚的含义并不完全等同于此,这里至少有两方面的新意:

  极还虚中的“极”类似于当代哲学中在场的概念及要素,在孙氏武学中指针对各种技击状态构成的技术、技巧、功力、练法规矩无所不至其极,指针对具体作用对象的具体的作用效力。

  极还虚中的“还虚”类似于当代哲学中不在场的概念及要素,在孙氏武学中指通过还虚使针对各种技击状态的技术、技巧、功力、规矩等成为本能自然而出,即针对各种具体的技击状态,形成最合理、最恰当的运用技术、技巧、功力的能力。

  西方经典哲学看重在场的要素,西方当代哲学已经转向重视不在场要素的影响。而中国的传统文化对在场的要素研究不深,相对侧重于不在场的要素的影响。

  孙禄堂先生的极还虚之道,是通过对其武学的体用践行使在场的要素与不在场的要素皆臻其极而得以统一,这是一个动态的不断发展的过程。显豁出极还虚之道是使身心获得真知与真理的途径,即极还虚之道为道增加了新的内涵和动力。

  换言之“极还虚”中“极”具有主动性,或说主体性,就是我要这样,不是别人要我这样,而且还要极尽所能。在这个过程中还虚的目的是通过静笃、空净,排除外欲,认识自我,发挥本能。两者交互作用,使积极主动的认知过程源于发挥自我的本性。

  “极还虚”一方面通过进入还虚之境使技击合于自己的性体,与道合真。另一方面,研修形意、八卦、太极三派拳术都要极尽我之所能积极、主动地来完备、提升技击的技法、技术结构与效能。在这个过程中又要还于虚,将后天之法返归先天本能,这是一个不断优化的过程。由此是使形意、八卦、太极三派拳术达到登峰造极。

  关于这一点在孙禄堂先生的五部拳著中都有具体的体现,这里不再一一摘录举例。换言之,极还虚不是为了还虚的目的去减弱探究形意、八卦、太极的技击效能,而是在主动探究、提升、极尽完备形意、八卦、太极三派拳术技击制胜效能这个基础上和过程中还虚合道,这一点充分体现在孙禄堂为三派拳术建构的修为体系上。

  “极”也有两层含义,其一极其自然还虚之功,极虚笃静,明心见性,所谓复本来之性体。其二是要自主的且无所不尽其极的不断优化、丰富、完备自己的技击技能。

  而极还虚是使这一自主的且无所不尽其极的不断优化、丰富、完备的技击技能通过空静、笃静的状态,返还虚无之本体,化归本能。这是一个循环往复,不断深入的过程,最终目标是成为全知全能之完人。

  孙禄堂先生的这个思想特别重要。因为这个“极”具有自主成就自我的意识,具有自我不断改进、优化、创新技击技能之义,所谓无所不用其极,极还虚是在这个条件下不断还虚。孙禄堂先生的极还虚之道,一方面需要通过心神守静还虚来认知自我心性即道体,另一方面还要积极主动的不断自我完善技击技能,求以其极,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还虚,由后天而返先天,自我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近于道、合于道。研修孙氏武学就是在这样一个自我认知、自我建立、自我否定、自我提升的过程中,使拳术的技击效能达到登峰造极,同时修为心性、提升认知能力、完善自我,最终成就自我,达到全知全能之完人的境地。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上升过程,在这个过程中

  。孙禄堂先生提出通过极还虚之道成就全知全能之完人的这一法则与黑格尔提出的理性自由这二者具有相同的辩证逻辑的内涵。

  孙禄堂先生提出的极还虚之道中那个“极”,为“还虚”增设了主体性条件,即在“极”这个主体性的动力条件下进行还虚,即通过极其后天之能返归先天本能。这是中国传统文化此前不曾具有的内涵和思想。因此,对中国传统文化具有鼎革与提升之意义。

  孙禄堂先生提出这一精神的最高成就是成为“全知全能之完人”。这一提法的根据是什么?

  “拳术之道亦莫不然。譬之在大圣贤,心含万理身包万象,与太虚同体,故心一动,其理流行于天地之间,发著于六合之远,而万物之中无物不有也,心一静,其气能缩至于心中,寂然如静室,无一物所有,能与太虚合而为一体也。或曰圣人亦人耳,何者能与天地并立也,曰因圣人受天地之正气,率性修道而有其身,惟身体如同九重天,内外如一,玲珑透体,无有杂气搀入其中,心一思念,纯是天理,身一动作皆是天道 ,故能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 ,此圣人所以与太虚同体,与天地并立也。拳术之理,亦所以与圣道合而为一者也。”

  将孙禄堂先生上述这两段话结合在一起即可知,孙禄堂先生所说的“全知全能之完人”是指与天地并立的圣人,而圣人的标准就是他的一切言行都符合天理,即圣人与天理是一体的,这个天理就是道,对于人而言就是本来之性体,而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极还虚之道”研修拳术复其本然之性体,成为圣人,与道同一。

  在这里孙禄堂先生的“全知全能之完人”是讲圣人与道同一,而圣人所以能够与天地并立、与道同一正是极还虚之道这一自主、自在的过程的结果。

  因此圣人——“全知全能之完人”即具有超越性也具有实践性。这里的超越性与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是有区别的,但也有某种相通之处,对此将专文另述。

  关于中国传统文化,正如当代中国哲学家张世英所说,无论道家还是儒家都缺乏主体性的意识和精神。

  而孙禄堂武学的极还虚之道为中国传统文化注入了主体性的意识和精神,其意义极为深远,所以,孙禄堂先生建构的拳与道合的武学体系对中华文化具有扬弃、鼎革之功。

  孙禄堂先生以其武学和一生的践行实现了并彰显出中国武术的精神,其特征有五:

  之所以孙禄堂武学具有铸造精神的功效,其因就是孙氏武学的修为与精神修为具有相同的逻辑。这一逻辑就是通过自由意志→认识自我→形成自我意志→自主、自为的不断完善自我→在与外部环境的作用中呈现并实现自我。

  孙禄堂先生提出极还虚之道,揭示的是极与虚之间存在的对立、转化与统一,以及极还虚在这一过程的循环往复、螺旋上升,并通过践行其武学体系,由此造就全知全能之完人。极还虚并非仅仅是一次性还虚而了事,其逻辑与辩证逻辑具有相通的思辨结构。

  孙禄堂武学对精神的铸造意义深远,非常值得深入挖掘,其不是用《易经》或老庄、孔孟及佛家的学说思想作一般性阐释能涵盖的,而是为“道”提供了新的内涵、新的途径和新的动力。诚如当代美国哲学家安乐哲所言:“在每一个历史时期,每一位重要的文化人物都不但以某种适合于其特定环境的适当方式体现着‘道’,而且还能以其原创性的贡献,在一个崭新的方向建立‘道’的动力。”孙禄堂先生就是这样一位通过构建拳与道合的武学体系承载着“道”,同时以自己原创性的贡献——极还虚之道——为“道”建立了新的动力的一代圣哲。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首页武术新闻武术技术武术资料武术明星
版权所有:百乐宫网站|百乐宫娱乐网址